淮风生竹簟

今日份小甜饼

学生魏璎珞x老师付容音


 


    “好啊,魏璎珞!你居然敢在我背后贴纸条,你死定了我跟你说!”姜明玉拿着手中的画有乌龟的纸条张牙舞爪的说道,然后撒腿往正在做鬼脸的魏璎珞跑去。


     “略略略~有本事你来抓我啊!”魏璎珞撒腿就跑。


  


     “你这个坏女人!你!”姜明玉气急败坏地拿着扫把追去。


     付容音刚刚走到楼梯间,就看见某猴儿正在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……


    “怎么有点冷?”姜明玉抱了抱爪。


    “不知道啊。”魏·一脸懵逼·璎珞。


    “刚刚那是付老师吧。”


    “好,好像是的。”


     姜明玉抱着手中的热水,气喘吁吁的坐在板凳上道:“她刚刚看起来好像很生气?”


     “是,的吧。”魏璎珞坐在一旁,不明所以。


     “魏璎珞,付老师让你去办公室!”苏尔晴来到班级,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魏璎珞,也不知道这小妮子怎么惹着付老师,哎。


      “诶?!!!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 “付老师,你找我什么事啊?”


      付容音慢悠悠地喝着茶,瞥了一眼毫不知情的魏璎珞,道:“你刚刚在干嘛?”


     “……我没做什么,我就是,就是和同学打闹了一会,我们以后不会了。”


     付容音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支支吾吾的魏璎珞,没好气道:“魏璎珞!”


    “诶?!!”


    “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你!!!”


    “?!!!”


     付老师喜欢我?


   

     付容音喜欢我!


     她喜欢我!!!啊啊啊啊啊!!她喜欢我!!!


     魏璎珞用了三分钟消化了这个消息,看着奶凶奶凶的付容音,一把把她捞进怀里,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老师,撩人是要负责的。”

  


今日份小甜饼

      “岚岚!我好想你啊~”某猴一进组就连忙捞月~行云流水的一套操作惊呆了于正。


    

     “我说,你俩悠着点啊,媒体看着呢,你们这还没开拍呢就出了灵玉cp,收着点,收着点!”于正挥着手中的剧本,拍了一下某猴。


   

     “我家小猴很乖的~于妈你放心啊!”某岚看着扒拉在自己腰间的爪子,不着痕迹的把它挥开,一副老干部的样子看着于正正经道。


      某猴还在岚岚挥开她的爪子中震惊着,老干部一转头就看见某猴委屈巴巴的目光,笑了笑,主动牵起被自己挥开的爪子,牵着来到房间。


  


     “小猴儿?想我了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 后续自己脑补,就这样!!!


今日份令后小短篇

     当皇后娘娘喝醉酒时……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     大清皇后在御花园赏花时,看见某位嫔妃和某位宫女拉拉扯扯时,突然黑了脸,众宫女都不知道为什么,不过她们现在知道,这位大清皇后,,,喝醉了……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    “本宫要骑马!!”皇后娘娘挥舞着不知道哪里得来的小皮鞭,坐在庭院的椅子上一直闹,那位姗姗来迟的宫女甫一进殿看见的就是这般场景。


    “明玉!娘娘怎么了?!!”


    “我哪知道?你快来帮忙啊,还杵在那!”明玉拉着娘娘的袖子喊道。


    “娘娘?”魏璎珞爬上容音的腿,轻轻唤道。


     容音一看见她更来气,挥舞着鞭子道:“明玉,本宫的流星呢?本宫要骑马!”


     “……娘娘,您喝了酒,不能骑马,会受伤的!”魏璎珞好言相劝道。


     “谁说的,边关的将士们每次骑马打仗临行前都会喝酒!”容音振振有词……


     “……”这情况能一样吗!!!魏·欲哭无泪·璎·不知所云·珞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     “本宫的弹弓呢?弹弓呢?”容音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,踉踉跄跄的在庭院里找来找去。


      魏璎珞把娘娘不知道哪里找来的陈年旧玩具,据明玉说是二阿哥弹弓悄悄递给珍珠让她好好藏起来。


     “娘娘……不得杀生,我们不打鸟了好不好……”魏璎珞在娘娘第三次摔了以后终于忍不住一把抓住容音道。


     “唔,你是?”容音停下来仔细辨认之后……:“魏璎珞!你还敢回来?哼!”一把甩开走之……


     “????”魏·一脸懵逼·璎珞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     好不容易把容音哄回殿中,魏璎珞精疲力尽,偏偏容音一直站在她面前盯着她……


     “娘娘?怎么了?”  魏璎珞继续好言相劝。


     “你说说,你今天和顺嫔做了什么!”容·奶凶奶凶·音一把揪住魏璎珞的脸张牙舞爪道。


     “没做什么啊?”魏·持续一脸懵逼·珞,敢情娘娘是醋了啊。


     “真的没有?”


     “真的没有!”


     “哼!”容音一撇嘴,继续在魏璎珞的脸上胡乱拍着。


     “……”魏璎珞将在自己脸上胡作非为的爪子拿下来攥在手心里,见皇后一脸懵逼且气鼓鼓的样子,叹了口气,吻了上去。


      半晌


     “还生气吗?”


     “哼!”


     “我们去休息了好不好?”


     “哼!”


     “娘娘~容音~”


     “哼!”


   

     “……”


     “魏璎珞你起开!!”


    

     “哼!!不要!”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
     “明玉,为什么今天宫女们都盯着本宫看?”容音揉着酸痛的腰问道。


     “可能是觉得娘娘好看吧……”明玉讪讪道,她哪敢说是因为娘娘你昨天喝醉了酒疯了大半天啊


     “是吗??”


     “嗯,对了,娘娘,魏璎珞还要跪多久啊,都半个多时辰了”


     “让她跪着!!!”


    


      魏·欲哭无泪·璎珞,昨天抱着娘娘上床之后娘娘就睡过去了,她能做什么,不过是抱着娘娘睡了一觉,明明是娘娘自己昨天跑来跑去,上树打鸟才腰酸背痛的,为什么都不听她解释!为什么!!!


    


我是甜的哟~(令后短篇)

    突如其来的小灵感~~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 “璎珞怎么了?不高兴吗?”容音拿着手中的书,望向了从刚刚进殿就一直闷闷不乐的璎珞。


    “嗯~奴才刚刚做噩梦了,无碍的。”璎珞揉了揉鼻子,闷闷道。


    “方才傅恒给我带了一串糖葫芦,不过已经吃了……”容音笑道。


     “……”璎珞更郁闷了她也好久没吃了……


     “挺甜的,我想着你吃了应该会心情好一点,下回让傅恒多带一串,不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带来。”容音继续看着璎珞道。


     “……我可以不吃的。”璎珞郁闷极了,想要起身走人。


     “不过我刚刚吃了呀,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是很甜的哦。”


     容音放下水,走到璎珞身边,轻轻环住一脸茫然看着她的小人儿,主动吻了上去……




     是挺甜的呀


找文

好像是叫你是我一生的光还是什么来着,就是容音穿越,璎珞是长春集团的总裁,把容音带回去的


感谢一直支持我地小可爱们

     咳咳,前段时间,我写了一篇cp文,因此,也收获了许多小可爱,所以,我能不能,在此,小小的恳求一下下,去晋江支持一下我写的新文好不好,名字叫一往而终(有没有写文的大佬,告诉我,为什么我明明上传了封面 ,but,我找到我自己的文的时候,没有封面 黑白的晋江文学城,哭唧唧),爱你们啦~~~~


海风小甜饼

     “岚,岚姐。”吴谨言一下班就匆匆跑到后台去找秦岚,因跑的快,小脸有些微红。


     “嗯?有什么事吗?”秦岚看着眼前小脸红扑扑的小猴儿,温柔笑道。


     “岚姐,嗯~你说喜欢一个人,是什么感觉啊。”吴谨言呆萌的问道。


     “喜欢一个人?”小丫头有喜欢的人了?不知道为什么,秦岚心里莫名的有一些失落,下一秒,又恢复了温柔的邻家姐姐的样子道:“谨言有喜欢的人了?”


     吴谨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没有说话,眨巴着眼睛看着秦岚,秦岚摸了摸她的头,笑道:“可能,是只要分开一小会,就会思念,时时刻刻都想陪在对方身边,会为对方考虑,看见他高兴,自己也会高兴,看见他伤心 自己也会伤心……”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后,秦岚不禁问道,“言言喜欢上谁啦。”


     吴谨言眯着眼笑了笑,道:“如果,喜欢一个人是这个样子的话,那么,岚岚,我好像喜欢上你咯,你要不要对我负责啊。”


  

     “诶?”


     “岚岚,今天七夕,走走走,我带你去玩!”


     “你慢点!”


     就这样,某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,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毫无形象的拉走了。


     喜欢一个人,就是想时时刻刻都在对方身边 满心满眼都是你,那这样,我愿意牵着你的手,看着你那可以装下万物的眼眸,陪你直到白头。






     今日海风小甜饼,上课时想到的,撒糖撒糖~


  


相守(番外二)-永琮视角

     永琮自那日被自家额娘带去了长春宫,看见了自己的亲生娘亲和那位因救他而亡的令母妃后,不禁好奇,可是自家娘亲什么也不说,无奈,他跑去问了李玉,却没想到李玉听见他的问题后,对他连连摆手道:“我的小祖宗喂,您可千万千万不要在皇上面前说这二位的事情哟。”


     “为什么?皇额娘不是皇阿玛的发妻吗?”永琮不解道。


     “这,这,小祖宗哎,您就别为难奴才了好不好。”李玉急得满头大汗,这小祖宗,咋就想起了问这些事情,要是皇上听见了,不剥了他的皮!


     永琮失望的摇了摇头,看来,是不指望能在他这儿问出什么了,只好回到了丽景轩。甫一进殿,就看见一帮宫女太监,搬了好些箱子在庭院中,于是问道: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
    

     珍珠见永琮来了,连忙行了个礼,回道:“奴才给六阿哥请安,六阿哥,这仓库内积压在许多旧物,奴才们趁今儿个天气好,拿出来晒晒,去去霉气。”


    “哦。”永琮点了点头,走过去看了看,一看,就看见一封信,夹在一个妆奁盒中。永琮有些不解,为何这里会有一封信?他把信抽了出来,打开 上面如是写道:


       沉璧,这些日子以来,多亏了你,我和璎珞才能了解到对方的心意,最后走到一起,我知晓你对我定是极好的,只是这份好,我可能没时间报答你了,我想去找那个大骗子,告诉她,我来履行承诺,来陪她了。我是不是很自私啊,不过,我不想当这个皇后了,我这一生犯了无数的错,生在富察家,天性不爱拘束,偏偏嫁入皇室,成为大清皇后,此为一错。成了六宫典范,从了体统规矩,依旧留恋过去,大梦不醒,此为一错,失了真正的自己,做了牵线木偶,却贪恋儿女情长,期望得到皇上的爱,此为一错,天下本就无情,礼教森严不可逾越,却妄想着君王有情,全不知人心险恶,天道残忍,一而再再而三的遭到背叛,一步错,步步错,所幸,最后遇到了璎珞,尝尽了这情爱,从今后,我不再是大清皇后,我只是富察容音,我不能护着她,但是,我可以去陪着她,这是我答应她的,所以,永琮就交给你了,我知道,你会好好的护着她的,容音一去便成永别,望君安好,勿念。


     永琮拿着手中这封信,不敢想象,原来,皇额娘与令母妃竟是这种关系,原来,这就是为什么,自己明明不是令母妃的儿子,可是她却拼了命的来救自己,可……


     “珍珠,我问你,令妃的闺名可有璎珞二字?”


     “嗯?不知六阿哥说的是……”珍珠有些不解,这六阿哥为何看了这封信后突然问她令妃娘娘的闺名。


     “就是我皇额娘身边的人!”永琮道。


     珍珠想了想,道:“如果六阿哥说的是先皇后的话,的确令妃娘娘的闺名中有璎珞二字。”珍珠说完,抬头去看永琮,却没想到永琮突然跑走了,“六阿哥,诶?六阿哥!”



     永琮一路跑进内殿,看了看正在写字的沉璧,将这封信递给沉璧,问道:“额娘,这,这信上说的,可是真的?”


     沉璧不知这封信怎么到了永琮手里,她也不想去追究了,只是淡淡道:“是真的。”


     得到了答案的永琮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静静地走了出去,再后来,他也想通了,时常去拜访她们,那些人前不敢说的话,也通通倾诉给了这二位从未见过的额娘。


     皇额娘

    


     令母妃


     儿臣安好,勿念,愿你们长长久久,白头相守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 啦啦啦,完结撒花花,谢谢一路以来支持我的小伙伴们呐~~~比个小心心~


   


   






  


    


相守(番外)-沉璧视角

     “额娘,这是谁?”永琮指着墙上的两幅画像问道。见沉璧一直不说话,永琮有些懵了,额娘大清早的将他带来长春宫作甚?


     “永琮,这是你皇额娘,你的亲生娘亲。”沉璧指着中间的那副画像道,末了,又指着另一幅画像道,“这是你令母妃。”


     “皇额娘?令母妃?我的亲生娘亲?”
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
     “那她们去哪了,为何我从未见过她们?”永琮不解。


    

      沉璧闻言,敛了笑容,半晌,淡淡道:“你满月那天,突逢大火,是你令母妃救了你,她为了救你,去世了。”


     “那皇额娘呢?”永琮继续问道。


     “你皇额娘,皇额娘她……”


     “她怎么了?”


     沉璧不在继续说话,永琮在旁一直等着答案,却见自家额娘好像在回忆着什么事情,不敢上去打扰。


     沉璧静静地回想着,六年前,她站在塌旁,看着哭得撕心裂肺的那个女人,伶牙俐齿的她竟不知如何安慰,半晌,却听得那个人问她:“是不是她害了她?”怎么能是她害了她呢。沉璧不知,这个孩子,是富察容音为了护住魏璎珞,才选择生的,不过如今,在容音看来,那孩子,竟成了魏璎珞的催命符,这叫她如何是好。


     就在沉璧如何思考安慰容音时,弘历闯了进来,冷冷看着容音抱着魏璎珞的尸身不撒手,道:“皇后,别忘了身份!”说完,用眼神示意李玉,将魏璎珞带走。李玉只好上前道:“皇后娘娘,令妃娘娘该安葬了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容音打断了,容音冷笑了两声,将魏璎珞轻轻地放回塌上,走到弘历跟前,问道:“皇上,您告诉臣妾,臣妾是何身份,臣妾是谁?”


     “皇后,注意言辞!”


     “呵。”


     之后,容音任由他们将魏璎珞带走,一个人坐在塌上,不哭不笑,不吃不喝,像是在回想什么事一般,偶尔轻轻笑一下,后来,她不再笑了,只是喃喃道:“魏璎珞是个大骗子,说好的陪她,说好的让自己信她,可是她食言了,她是个大骗子,骗子……”


     沉璧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了,她只知道,自己后来被送回了丽景轩,第二天,李玉就来找她了,来的还有一道圣旨,一封信,以及,尚在襁褓的永琮,彼时她才知晓,原来容音竟是这般喜欢魏璎珞。


     她不记得后来发生什么了,她看了看那封信,很长,内容已经记不清了,大都是说什么是自己的错,她想去给那个人道歉,所以将永琮托付给她,以及谢谢自己什么的,那封信太长了,所以,她就只记得几句话。“我护不住她,但是,我可以去陪着她,这是我答应她的。”


     再后来,别人对她的称呼变成了容妃,再后来,她耍尽手段,最终让纯妃自食恶果,降为答应,在北三所死去,她犹记得当年她跑去北三所质问她,问她为何能对一个孩子下手时,那人疯疯癫癫地笑道:“呵呵呵,凭什么,凭什么她的孩子一出生就得到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那个位子,我对她们两姐弟这般好,为何落得这般下场,我要富察家两姐弟付出代价,哈哈哈……”


   

     沉璧没有再说话,转身离去,她本以为,纯妃从梦中醒了,会依然是哪个温婉贤淑的才女,却没想到,她根本就从未醒过……


     紫禁城的风波就这么平息了,偌大的紫禁城依然冷冷清清,像是不曾发生过什么,娴贵妃理所当然的继承了后位,她也被升为贵妃,没有人再提这件事情,好像所有人都遗忘了那个如白月光一般温柔的人,也遗忘了当初伶牙俐齿的延禧宫宫主,也不曾有人知道,她当初是如何爬进长春宫,结果丢了自己的心,这一切的一切,都被这个冷冷清清的紫禁城给掩埋了,不留下任何痕迹……


   


     “额娘,额娘?您怎么哭了?”永琮见沉璧迟迟没有说话,最后,竟然开始流泪,有些讶异。


     “没……没什么,想到了一些往事罢了,琮儿,你给她们磕几个头吧,然后我们就走。”沉璧被永琮唤醒,抹了抹眼泪,道。


     “好。”


     永琮依言照做了,沉璧见他如此乖巧懂事,不禁笑了,牵着他的手离开了长春宫。


     “额娘额娘。”


     “令母妃和皇额娘是在皇陵中吗?”


     “嗯,你皇额娘和令母妃生前鹣鲽情深,所以,皇上将她们合葬在皇陵中了。”


     “鹣鲽情深?!”永琮惊住了,这,这不是形容夫妻之间吗?


     “嗯。”沉璧说完,低下身来摸了摸小伙子的小光头,道,“有些事情你还不懂,等长大了,我给你说,好不好?”


     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





    


相守剧情走向通知

我改一下上一篇,就当做是完结了,然后写番外,嘿嘿嘿,富察容音终究护不住魏璎珞呢